地標讀詩|奉曉鵬:和水貝珠寶一起,成長在“黃金時代”

  • 來源:南方都市報 ?深圳要訊    2020/11/26 09:47

    分享到:


人物檔案:

入行第三年,在全球珠寶行業最頂尖的賽事獲獎

姓名:奉曉鵬

職業:深圳市珠寶首飾設計師協會監事、故意工作室創始人兼首席設計師

1990年出生的奉曉鵬,臨近大學畢業時毅然轉行從事珠寶設計,從河南南下深圳尋找就業機會。經過一年多的專業學習,2014年,首個參賽作品在法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展出,2015年,在世界珠寶行業最頂尖的賽事獲獎。2017年,成立獨立工作室,秉承“融入中國傳統文化和哲學的設計,用現代的思維方式加以表達”的設計思路,致力于數字化珠寶首飾的設計研發。2020年,被評為“深圳設計四十周年珠寶設計師青年代表”。


奉曉鵬。受訪者供圖


地標情結:

希望用更多的7年,見證水貝珠寶發展的“黃金時代”

水貝的故事折射出改革開放的歷程,這片土地也是奉曉鵬夢想生長的地方。“來深學藝之初,首站就是羅湖水貝,一呆便是7年。”看著水貝的樓宇慢慢變高,自己的工作室也在羅湖的產業扶持下開起來了,他期待未來用更多的7年,見證羅湖珠寶行業繼續創新、實現產業更新,期待能和水貝一起,跑進發展的“黃金時代”。

 

讀詩感悟:

讓更多人聽到水貝珠寶向前跑的腳步聲

對水貝珠寶,奉曉鵬充滿期待。近年來,水貝越來越注重珠寶品牌的塑造和設計師的培養,使得他有機會迎來珠寶設計事業的高光時刻。“收到為水貝讀詩的消息后,有點緊張,更多的是興奮。希望通過我們的聲音,讓更多人聽到中國‘寶都’向前奔跑的腳步聲。”


“設計師工作室開放合租,有意者聯系。”2020年3月17日,發完這條朋友圈,奉曉鵬看了一眼工作室墻上寫有“故意工作室”的菱形燈箱。受疫情影響,他的工作室訂單驟減,但和2013年那個暑假在宿舍里決定放棄畢業設計不同,這次,他鐵了心要在羅湖,將工作室開下去。

奉曉鵬的“故意工作室”。受訪者供圖

非珠寶設計科班出生的奉曉鵬,入行第2年就獲得在法國巴黎展出作品的機會,次年又在全球珠寶行業頂尖賽事獲獎,累累佳作和良好口碑都為他日后成立個人工作室打下基礎。在他看來,能在水貝扎根發展至今是一種幸運。“近10年來,羅湖水貝越來越注重珠寶品牌的塑造和設計師的培養,我就是在這時入圈,從一個珠寶設計‘小白’逐漸成長為獨立設計師。”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設計,為推動羅湖水貝珠寶行業的創新發展注入更多可能,讓更多國際同行感受深圳這座都市的時尚魅力。

格式化畢設電腦

南下深圳水貝跨界珠寶設計

2013年的暑假,對主修動漫設計的大四學生奉曉鵬來說是人生的一個分水嶺。他清楚記得,整整兩個月,自己每天都坐在宿舍的3臺電腦前,一幀幀地調場景。有一天清早醒來,看到頭發大把地往下掉,他開始慌了:“身體熬得住嗎?”

另外,長期對著電腦的工作狀態,讓他較少關注來自生活的設計靈感,這與當初選擇設計的初衷相悖。“不搞了!”想到這,他“咔擦”一下把電腦格式化,將大學攢的動漫設計素材全部刪除,“斷了后路,死心了”。

3年多的心血瞬間歸零,接下來的路怎么走?奉曉鵬坦言,當時自己心里也沒底。在朋友的建議下,他翻閱了學校圖書館里所有與設計相關的書,期間被“珠寶設計”四字吸引。了解到深圳珠寶行業在國內起步較早、體系也較為成熟后,憑著一腔熱血,他買了一張綠皮火車票從河南來到深圳,蝸居在朋友的宿舍里,日常轉悠于各大人才市場,尋找珠寶公司的實習機會。

奉曉鵬的珠寶設計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
但是,現實遠比理想“骨感”得多。由于很多珠寶公司要求專業對口,手攥動漫設計手稿的奉曉鵬想得到一份實習機會并非易事。屢屢碰壁之下,他曾一度徘徊在珠寶加工工廠外的招工布告欄前,但即便是跟工廠老板反復懇求“我當學徒,不要工資,可以嗎”,仍然吃了不少閉門羹。

“當時感覺很失落,自己本身也是學設計出身,在校成績也不錯,為什么最后連個工廠打工的機會都撈不著?”心灰的他回到學校,開始在網上搜羅深圳珠寶設計師的聯系方式,爭取一個學藝機會。

幾經波折,他成功聯系上深圳珠寶設計師奉深,并向其發去一封長長的懇請信。了解到這位青年的心路歷程和求職期待后,奉深被他的真誠打動,并將其引薦給深圳市珠寶首飾設計師協會會長杜半。得知這個消息后,奉曉鵬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覺得“希望來了”。

水貝珠寶大廈。孫成毅攝

珠寶設計“小白”入行第二年

作品走向國際

“一進工作室,老師就開始培養我對珠寶時尚的嗅覺,沒有像科班出身的設計師那樣學軟件。”成功入行后,奉曉鵬每天的工作就是臨摹珠寶設計圖、研究珠寶高端產品的品牌體系。

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,奉曉鵬就初步掌握了獨立設計珠寶的能力,開始協助杜半做項目。“第一個項目設計了100款作品,其中60件被項目方買單,也因此獲得人生第一筆獎金。”于他而言,這筆獎金有著特別的意義,“那種被肯定的感覺,太爽了”。

工作中的奉曉鵬。受訪者供圖

青年設計師要怎么闖出名堂?多數同行的答案都是:參賽。2014年,奉曉鵬嘗試向“中法文化建交50周年”系列紀念活動投出人生第一個參賽作品《如馬一樣高昂》,結果意外入圍并在法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展出。次年,聽聞HRD Antwerp國際鉆石首飾設計大賽全球征集作品,他決定“試一試”,隨即開始了白天忙工作室項目,深夜加班做參賽作品的日子。

“那段時間太忙了,直到大賽截稿那晚才交稿。”本以為入圍沒戲的奉曉鵬,在投稿后不久收到一封寫滿英文的跨洋郵件。“一開始不確定是什么,直到用百度把郵件里的單詞逐個翻譯出來,才知道自己入圍了,當時興奮得一晚上沒睡覺。”此后不久,他再次收到一封獲獎通知郵件,邀請他到比利時參加頒獎晚會。最終,他捧回一個大賽第四名的獎杯和一筆數千美元的獎金。

奉曉鵬在頒獎晚會上。受訪者供圖

從比利時回來后,奉曉鵬收到了來自羅湖區政府獎勵的10萬元,這對于畢業兩年的他來說,是一筆巨款,創辦獨立工作室的念頭也由此萌生。2017年,籌備就緒的“故意工作室”開張,在羅湖區政府產業扶持政策下,奉曉鵬搬到羅湖區黃金珠寶公共服務平臺提供的新辦公室,著手打造自主品牌的珠寶設計。

研發數字化珠寶首飾

獨立設計品牌從羅湖出發

多次獲獎,讓奉曉鵬篤定一種新興的潮流趨勢是非常有生命力的,即把中國傳統文化和哲學融入設計之中,再用現代的思維方式表達出來。他認為,中國傳統美學的意向美具有一種高級感,隨著國潮在年輕消費群體中越來越流行,蘊含傳統文化元素的設計會越來越吃香。

“以我在比利時獲獎的作品為例,當時大賽的主題是‘舌尖上的記憶’,這讓我想起老家的辣椒,于是創造出作品《味覺記憶》,一排造型抽象的辣椒,傳達的是代表家鄉記憶的辣味,以此引起味覺上的共鳴。”他后來還用具有中國山水畫意象的線條,設計了一個斗牛犬模樣的珠寶作品。“當時就覺得作品肯定能獲獎,這種自信是從內心產生的。”最終,這個作品入圍TTF狗年生肖設計大賽三強。

左圖:奉曉鵬HRD獲獎作品《味覺記憶。右圖:奉曉鵬入圍TTF狗年生肖設計大賽三強作品《斗士》。受訪者供圖

此外,在奉曉鵬看來,在珠寶設計建模時,運用現代數控技術,通過變換輸入的代碼來不斷調試設計圖,就是用現代的思維方式表達傳統美學的最好方法。于是,他不止一次在各類設計師分享會上演示這樣一個畫面:在輸入代碼啟動程序后,一枚黃金戒指的紋路沿360°緩慢纏繞、延伸,直到變成設計師想要的造型,再按下暫停鍵,即可輸出設計圖。

“設計常見的狀態是畫圖、做版,這比較費時,加上設計時常常會遇到‘不知道怎樣的線條才是最好的狀態’的瓶頸,數字化珠寶首飾就可以緩解這個尷尬。”他認為,隨著3D打印和AI智能的廣泛應用,數控技術在珠寶設計行業必定有廣闊的發展前景。

奉曉鵬工作室的珠寶設計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
“終有一天,這里將遍地是黃金……”朗誦期間,念及這句時,奉曉鵬抬頭看了眼高樓林立的水貝珠寶片區,記憶又被拉回到7年前那個夏天。

彼時,滿懷憧憬的他來到羅湖水貝,從學徒干起,一步一個腳印成長為業內知名設計師。多年來,奉曉鵬清晰地感知到,1981年誕生了深圳首家珠寶生產企業的水貝,在近40年來,既傳承傳統,也持續鼓勵技術革新,從而吸引越來越多獨立設計師到此發展。

“中國珠寶看深圳,深圳珠寶看水貝。未來,肯定會有更多國內獨立珠寶設計品牌從羅湖出發,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。”他堅信,文化自信和持續向前的創新力量,是水貝跑進“黃金時代”的動力。

水貝國際珠寶交易廣場。黃浩浩攝


地標名片:

“中國珠寶看深圳,深圳珠寶看羅湖,羅湖珠寶看水貝”羅湖水貝,是全國最大的珠寶黃金批發市場,其黃金珠寶產業發展的歷程,可以說是一部活脫脫的改革開放史:1981年,首家珠寶生產企業在水貝誕生;此后,水貝黃金珠寶產業鏈條逐漸形成,水貝―布心片區成為深圳黃金珠寶產業集聚區。近年來,水貝還積極擁抱直播經濟,打造全國第一個珠寶類抖音直播基地,越來越多黃金珠寶商家通過直播帶貨創收。


文:陳杏花

圖:部分圖片選自深圳市羅湖攝影學會

手機掃掃打開當前頁面

相關新聞

香港三级台湾三级在线播放